2011年,南京发现一具碎尸,调查后发现,5年前他就“死”过一次

2011年,南京将军山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杀人碎尸案。

让人称奇的是,随着案件的展开,一个5年前车祸身亡的人,又重新回到的视野,并再次死亡。

一场接近完美的犯罪,过程变的扑朔迷离。

死去5年的人,为何死而复生又遇害?案件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阴谋?这一切都将随着一具碎尸的出现而重见天日!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荒唐离奇、人性泯灭的案中案。

图1

意外发现尸块

2011年2月28日中午,两名大学生午饭后,到临近学校的将军山遛弯儿。

走到半山腰时,突然发现路边草丛里有一个黑色塑料袋,走近还能闻到它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

两人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人费这么大力气,把垃圾扔到山上?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嘛。

好奇心作祟,他们不自觉地走进了垃圾袋,并仔细观察起来。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彻底地震惊了。

他们看到里面赫然露出一截发白的手,上面的指甲还清晰可见。

两人吓的头皮发麻,一溜烟就往山下冲去,到学校后,立马报了警。

未知的受害者

接到消息后,立即对现场进行了封锁并展开调查。

图2

经过鉴定,两名大学生发现的黑色塑料袋中竟全部都是人体残肢!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另一队警察,对周边进行搜查时,在附近不到500米距离内,又陆陆续续发现了另外10个黑色塑料袋,里面同样是人体的残肢。

经统计,尸体共被切割成了11个部分,切口整齐,没有乱砍的迹象。

将尸体拼对后发现,这是一个男人完整的身体和头颅!

推测,凶手还有可能从事医生、屠夫之类的工作,对人体构造有一定了解。

与此同时,尸检报告显示,死者年龄在40岁左右,死亡时间大概在2月25日深夜,也就是两三天前。

颅骨存在开放性骨折,有明显钝器击打痕迹。

此外,死者的面目被砍数刀,血肉模糊,无法看出原本的样子。

图3

只能通过颅骨还原的手段,试着还原死者的面容。

而且现场没有发现任何可以证明死者身份的物品,即便是仅剩的几件衣物也是随处可以买到的,没有特别之处。

推测是凶手故意为之,目的就是逃避的追查。

除此之外,在现场也没有发现任何凶器,周围没有搏斗的痕迹,所以这里应该不是第一现场。

而且将军山当时并不是南京有名的景点,专门去的游客少之又少,而凶手抛尸的地方又极为偏僻,根本没有目击者。

再加上周围也没有监控设备,想要了解当天的情况真的是难上加难。

更遗憾的是,案发期间经常下雨,雨水几乎将凶手可能留下的证据都冲刷掉了。

这些给案件的侦破增加了难度,并让陷入沉思,死者究竟是谁?凶案的第一现场又在何处?

动态 | 2018年的熊市使得主要加密货币的相关性增加:据bitcoin消息,最近的研究表明,2018年的加密货币市场的熊市使得主要加密货币的相关性增加。市值前15个加密资产中有10个显示价格相关性超过64%。此外,ADA和XLM,BTC和LTC,XMR和BTC,ETH和LTC以及XMR和LTC,这5个加密货币对2018年的相关性大于80%[2019/1/6]

图4

尸体死而复生

由于抛尸地点偏僻,推测,凶手既然对这片区域这么熟悉,会不会是长期居住在本市的市民呢?但市区这么大又该怎么排查?

就在案件陷入僵局,无法往下推进时,一个意外发现,令所有人为之兴奋。

尸检的技术人员在对死者浸满血迹的内裤进行检查时,发生一个非常巧妙的暗袋。

这个暗袋隐藏在内裤商标的后面,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发现,即便用手触摸,也会被商标误导,感觉不出有什么异样。

尸检人员就是从这个暗袋中,提取出了一块模糊不清的纸片。

经技术检测发现,居然是一张火车票!

只要将其复原就有机会查出相关的信息,打破僵局。

于是,进行了艰难的技术复原,最终获得了重要信息。

他们发现这张车票的时间是2月25日从兰州开往南京,购买车票人是田明扬。

图5

真相水落石出

根据这张票据上的姓名,对田明扬的身份信息进行了调查。

田明扬是土生土长的兰州人,40出头,已婚,普通市民。

南京对户籍资料上田明扬的照片,与尸体还原相貌照片进行比对,发现极为相似。

死者会不会就是田明扬呢?可他已经失踪这么多天,为什么无人报警?

于是,南京立即赶往兰州田明扬的家中一探究竟。并且见到了他的妻子。

可田明扬的妻子却说,丈夫活的好好地,今天早上还上班呢。

果然,刑警们在田明扬的公司见到了他,他正在和同事们聊着天。

那么问题来了,他的火车票怎么会出现在死者的内裤暗袋呢?

当田明扬得知这个事的时候,他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图6

田明扬解释,他的确买过去南京的火车票,但他买票是为了去看望生活在南京的二嫂和侄女。

因为二哥田明成在5年前一场车祸中去世了,留下了孤儿寡母,他与二嫂关系一向不错,所以时常会去探望。

至于车票,他说到达南京后,就随手扔了,很有可能是被其他人捡到了。

根据田明扬所说的话,对他在南京的活动轨迹进行了核查,发现案发当天田明扬确实在南京一家酒店居住。

酒店的监控显示,他当天下午就回到了酒店,在酒店洗浴按摩,之后又到酒吧看球赛看到凌晨两点,才回房睡觉。

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酒店,坐大巴车去了机场,回到了兰州,并不具备作案时间。

但奇怪的是,如果真是田明扬随手丢掉的,那死者捡起来塞到自己内裤的暗袋里面为的是什么?

图7

难道是凶手故意用不相干的东西,分散侦查视线,误导警察办案?

动态 | 谷歌2018搜索数据显示:“比特币”搜索热度是“区块链”、“加密货币”的10倍:根据谷歌2018年的搜索数据显示,在马耳他、中国、新加坡、加纳、瑞士、尼日利亚、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斯洛文尼亚和许多其他地区,“区块链”一词的搜索量尤为突出。谷歌搜索热度排名从0到100,“加密货币”的搜索热度从2017年12月的100下降到2018年12月的10以下。在2018年,新加坡、斯洛文尼亚、澳大利亚、塞浦路斯、南非、加纳、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圣赫勒拿、爱尔兰和尼日利亚等国对加密货币搜索兴趣更大。“比特币”比“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搜索热度大约多出10倍。[2019/1/2]

也一时没有头绪,线索到这里又断了。但认为,这起案件一定与田明扬有关。

万幸的是,追查物证的另一组刑警很快有了收获。

通过法医对尸体的还原,断定死者是被斧头活活砍死的,碎尸也没有采用锯,而是使用常见的菜刀。

另外,发现,抛尸所用的黑色塑料袋和其他地方的有所不同。

这种黑色塑料袋大部分是南京麦德龙大型超市卖出的,并很快锁定了江宁区麦德龙的分店。

经过排查分析,从监控中排查出上百个嫌疑人,都是在案发前十五天内购买的垃圾袋或者菜刀和斧头。

这让无从下手,想要从上百人中找出线索,谈何容易?

图8

于是,让田明扬对这几百人进行辨别,但他特别不配合,借口此事和自己无关,不予合作。

只好找来对田家非常熟悉的亲友,让其辨别超市监控的嫌疑人,看谁与田明扬有交集。

谁知,仅仅看了15分钟,就有了重大收获。

在2月24日下午,购买嫌疑物品的人中,这个亲友一眼就认出来一个人。

那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而他就是田明扬二哥的岳父,南京一位很有名气的企业家薛敬恭。

难道是田明扬联合其二哥的岳父一起作案的吗?对田明扬一家进行了调查。

田明扬一家

调查发现,田家共有5个兄弟姐妹,两姐妹三兄弟。

图9

田明扬是最小的,我们暂且叫他田老弟,他还有两个哥哥,二哥田明成,也就是田老二,三哥田明光,我们叫他田老三,这兄弟三人长的非常像。

据调查,田家在2006年时,发生了一场变故。

就在这一年,田老二车祸死亡,田老三失踪不见,田家陷入深深的悲痛中。

原来,2006年6月,田老二因驾驶不慎撞击路边护栏,汽车油箱意外破裂后燃烧致死。

田老二车祸死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田老三。

田家人对外说田老三因为老二去世悲痛,离开兰州去深圳做生意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了音讯。

联想到尸体复原图,既然三兄弟长的很像,而田老弟还活着,田老二又死了,那尸体会不会是失踪的田老三?

图10

于是,再次调出了火车站的监控,以及二嫂所在小区的监控进行调查,发现在田老弟身边一直有一个男人。

他虽刻意回避摄像头,但依然是留下了一些正面照片。通过对比,认为这个人就是失踪的田老三。

动态 | AMF估计自2014年ICO全球融资已达219亿美元:据news.bitcoin消息,法国金融市场监管机构AMF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显示, 全球ICO行业自2014年以来已筹集了194亿欧元(219亿美元)。据估计,2017年通过ICO筹集了56亿欧元(630万美元),相当于当年全球股权融资的1.6%。在整个2018年,到目前为止,ICO已经筹集了134亿欧元(151亿美元),占2014年以来所有ICO筹集资金总额的69%。AMF报告还指出ICO部门内的资本显着集中。到目前为止,只有17家ICO已经筹集了该行业产生的总额的约40%。[2018/11/16]

他们两人一起进入了二嫂家中,但随后只有田老弟一个人出来了,田老三迟迟不见人影。

几个小时后,突然有四个男人冲入了二嫂家,紧接着他们又扛着一个大麻袋出来,将麻袋丢在了门口的奥迪车上,飞快驶出小区从监控中消失了。

推论,这很有可能是田老弟和二嫂联手,为了不让田老三争财产,将其杀害了。

但毕竟这些只是的推论,想要证明还需要做DNA比对。

很快,结果就出来了。而这个结果也让大家大吃一惊,死者不是田老三!但两者DNA有着很高的相似度。

图11

难道这具死了3天的尸体,是已经死了5年之久的田老二?

事不宜迟,立即又提取了田老二女儿的DNA,结果下巴都要惊掉了,经过对比发现,这具尸体就是田老二!

可田老二明明在5年前,就因为车祸死于兰州了,连尸体都火化了。

交警的事故鉴定书、死亡证明、火化证明、公墓证明都一应俱全,不仅如此,田老二还获得了日本保险公司的理赔金。

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死去的人又复活了吗?

再次找到田老弟,一直不愿说话的他终于开口了,他说5年前车祸被烧死的,不是田老二,而是田老三!

由此也拉开了一场保的闹剧。

图12

而这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匪夷所思,有点乱?接下来我一讲你就明白了。

大起大落

老二田明成于1962年,出生于甘肃兰州的农村,家里条件很不好,兄弟姐妹多,吃不饱穿不暖都是常有的事情。

后来他孤身去了日本闯荡,脑子灵活的他,一路打野升级,没过几年就从打工仔变成了小老板。

后来和一个日本女人结了婚,加入了日本籍,改名田中明成,两人育有两个孩子。

但没多久,田老二就离婚了,并且孩子也是一个没要,都留给了女方。

田老二也因为成为了日本公民,在日本的生意也是越做越红火,事业迎来了巅峰,逐渐从小老板有了自己的保健品公司。

在一次保健品展销会上,他再次遇见了南京女孩薛丽萍。他们首次见面是在1999年,当年两人在游玩富士山时碰到过,聊的特别投机。

图13

薛丽萍比田老二小8岁,1970年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长的明艳动人。

父亲更是一名军官,后来被调到了南京军区总医院,还曾到物价局做过处级干部,母亲也是医院的主任医师。

公告 | Binance已完成2018年6月份所有GAS 发放:Binance发布公告称,用户可登录Binance平台,在用户中心的分发记录栏目,查询自己的GAS数量。[2018/7/3]

而薛丽萍在25岁时,被交往多年的男友强行分手。

她1996年时来到日本,一方面是为了散心,摆脱失恋之苦,另一方面是对美容方面很感兴趣,到日本留学学习美容技术。

这一次遇见,双方更是互生好感,很快就发展成了恋人关系,于2001年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薛丽萍也加入了日本籍,改名田中利平,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两人过起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但是,好景不长,田老二的事业没多久就开始走下坡路。到2005年,田老二的公司更是资不抵债,濒临破产。

图14

而此时,薛丽萍也早已完成学业,丈夫公司的经营情况她也看在眼里。

于是,她建议丈夫回国发展,拿着钱到国内给她开一家连锁美容店。

虽然田老二很认可妻子的想法,但他却极要面子,尤其是亲戚朋友面前,一直都是成功人士的形象,他不愿意灰溜溜的回国。

此时,夫妻关系开始恶化,薛丽萍带着女儿独自回到国内,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重新遇见了前男友凯子。

两人可谓青梅竹马,感情一直很深厚,之前因为误会分手,但凯子后来就后悔了。

现在,凯子总是隔三差五的出现在薛丽萍身边,对她嘘寒问暖。

再加上,凯子学的也是美容,对薛丽萍的事业也有所支持,很快,两人就旧情复燃了。

但由于和丈夫还没有离婚,她也只是在心中默默感激,和凯子保持距离。

图15

车祸死亡猜测

2006年,田老二出现巨大的资金问题,面临破产。

而薛丽萍的美容店盈利也不是很高,经济变的捉襟见肘,甚至连银行贷款都还不上。

田老二只好放下傲娇回到国内,准备借钱周转,但就在此时发生了一场扑朔迷离的车祸。

而关于这场车祸还有两个版本的说法。

第一个版本是早有预谋版:

就是田老二和妻子薛丽萍为了还贷款,预谋了一起保。

他们先在日本为田老二买下高额的保险,然后以借钱的名义将田老三到车上。

随后薛丽萍再打电话,以女儿水土不服上吐下泻、急需就医的借口,让田老二坐飞机从兰州回南京。

田明成故意将手机、手表和驾驶证等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遗落在车上,而车里早已装置好炸药。

然后就造成了田老二假死的现象,就可以到日本领取保额。

图16

第二个版本是将计就计版:

田老二和妻子薛丽萍商量,到老家筹措资金,田老三答应借钱。

就在这时,田老二突然接到妻子电话,说女儿水土不服上吐下泻,田老二着急回家,让田老三开车送自己到机场。

由于事发突然,手机、驾驶证等放在车中忘记拿走。

田老三在开车返回的途中,突然撞到路旁的栏杆,汽车自燃起火,田老三被活活烧死在了车中。

美国国会发布2018联合经济报告称2017年为“加密货币年”:美国国会最近发布了2018联合经济报告,称2017年为“加密货币年”,并呼吁立法者和业界利益相关者就加密货币技术的使用进行合作。报告还指出,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价格显着增长,明显超过了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和标准普尔500指数。最值得注意的是,报告中指出区块链技术可以作为打击网络犯罪和保护国家经济及其基础设施的潜在工具。[2018/3/17]

但在处理事故时,由于车内证件齐全,车主也是田明成,于是认定死者就是田老二,并联系了田老二的妻子。

田老二下飞机回家后,看到正在抹眼泪的妻子,两人正要向和家人说明情况,猛然想起田老二在日本多家保险公司投有人身意外险。

巧的是,时间马上就要到期了,而且粗劣算下来能赔付大约1000万人民币。

而他们此时正急着用钱,商量之后,决定将计就计,对外宣称死去的就是田明成,然后把保险金拿到手,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图17

针对这两种说法,你更偏向哪种呢?有很多网友认为是故意将兄弟置于死地,取保险金。

我更倾向于夫妻俩属于将计就计。

虽然整个过程有些可疑,但是在车祸现场并未发现异常。试想如果车内故意存放炸药等物,怎么可能逃过警察的眼睛?

解决车祸后事宜

由于DNA会影响最终结果,所以薛丽萍在到达事故现场后,拒绝对烧焦的“丈夫”进行DNA确定。

也正是因为没有做DNA确定,所以在理赔过程中,赔付的保险公司以缺少过硬的死亡鉴定法律文书为由,原本预计拿到1000万人民币的赔偿金,最后只拿到了500万。

薛丽萍分三次在日本领取了这笔赔偿。

由于田老二名义上已经死了,公司也无法经营,2007年薛丽萍出面将他名存实亡的公司关闭。

最后,除了还债,还将剩余的资产变卖了200万。

图18

随后,薛丽萍将这200万交给了田老二的父母养老,500万保险金额则暂时由她保管。

薛丽萍利用保险金开始投资她的美容事业,田老二此时则踏上了逃亡之路。

走之前,他告诉薛丽萍自己去外地躲个三五年,等风平浪静了再买个假户口恢复身份,然后再一起生活。

夫妻关系破裂

之后,田老二一直躲在陕西、河南一带。

而薛丽萍则以寡妇的身份,在南京做起了生意,而且生意越做越大,渐渐开起了连锁美容院。

不仅如此,薛丽萍父亲的生意也在她的帮衬下日渐有了起色。

在对田老二假死一无所知的一大帮朋友家人的催促下,她将前男友凯子正式转正,甚至有了再婚的打算,这波操作也是666。

图19

薛丽萍仿佛早已把丈夫抛到了九霄云外,和凯子如胶似漆,可谓是爱情事业双丰收。

反观田老二过的是什么日子,隐形埋名东躲西藏,忍受相思之苦,按捺自己,静静等待机会的到来。

他出于谨慎,在外躲藏期间,和妻子极少联系,害怕被追踪,每次都是妻子打电话给他。

对于自己的家人,田老二也只能装死,不能和任何人取得联系。

到了2009年春节的时候,田老二和妻子薛丽萍已经处于失联状态了,他每天等着妻子打电话,但是妻子仿佛把他给忘的一干二净。

大年初三,田老二终于按耐不住,到公共电话亭给妻子打了个电话。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还没开始诉苦,妻子就以不方便说话为由,匆匆挂断了电话,这让他内心十分不安。

图20

他认为自己已经躲了三年了,风头应该过了,犹豫再三,他决定偷偷回家看一下。

2009年6月的一个夜晚,刚拿出钥匙准备开门的薛丽萍,被突然从楼梯处窜出来的丈夫吓了一跳。

7岁的女儿看到已死的父亲,竟吓得哭着往妈妈怀里钻,而妻子的眼神中没有惊喜而是满满的惊吓。

田老二看着家里豪华的装修,又想到自己以后又能重新过上好日子,开心的不得了,嘴都咧到耳朵后面去了。

但妻子却不这么想。

这三年时间,她已经和凯子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两人都准备结婚了。

但凯子对薛丽萍违法协同丈夫保的事,毫不知情,而这件事他们为了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甚至连薛父也不知道。

图21

好在前男友为了美容院的事情,带队到广州出差了,要半个月后才回到南京。

可如何在前男友到来之前,打发走田老二,成了她心中最要紧的事情。

而田老二还沉浸在重逢的快乐中,丝毫没有察觉妻子已经变心。

在外漂泊三年的他,当晚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和妻子同床共枕,但却被薛丽萍冷淡的拒绝了,理由是怕吵醒女儿。

田老二虽然察觉到情况不对,但他还是认为,这一切都是两人分别太久造成的。

由于薛丽萍心有所属,所以,连续一周都以各种理由拒绝和丈夫打扑克。

田老二这个时候才迷过来是怎么回事,仔细观察后发现,原来她是旧情复燃了。

图22

他气不打一处来,想想自己在外,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而妻子却拿着赔偿金和别的男的在一起逍遥快活,动手打了薛丽萍。

而这也更加坚定了薛丽萍要摆脱他的想法。

薛丽萍认为只要将赔偿金给他,他就不会再纠缠自己。

于是,她给了田老二500万,让他不要再纠缠自己,田老二拿着钱走了,可他不到2年就将钱花的一干二净。

钱挥霍完后,田老二再次找到了薛丽萍,这显然是把妻子当成提款机了。

薛丽萍为了大事化小,就陆续又给了他几百万。

等田老二再次向薛丽萍伸手要钱时,此时薛丽萍美容院挣的钱已经无法负荷他的支出。

没有办法,薛丽萍干脆坦白说,自己真的没钱了,乞求田老二放过自己,让自己开始新的生活。

图23

可田老二死皮赖脸,说不给钱也行,我现在要回去和你还有女儿一起生活,薛丽萍没想到丈夫竟是个无赖,气的两眼发昏。

为了回归家庭,田老二在2011年1月找到了凯子,并说明了整件事情,让他知难而退。

凯子知道此事后,非常愤怒,找到准岳父薛敬恭,希望他能为自己主持公道。

而薛父听到此事一边安抚凯子让他不要声张,一边找薛丽萍了解情况。

此时,薛丽萍才将田老二的秘密告诉了两人,说是田老二当年恳求自己一起保,而现在却又反复敲诈自己。

薛丽萍说完后,痛苦不止,悲痛欲绝,将这几年积压的痛苦都发泄了出来。

凯子最终选择了原谅,并且因为此事两人的感情更好了。薛父则是对田明成极其不满,当初已经死了的人,不介意让他再死一遍。

图24

田老二看到无法拿捏薛丽萍后,便只身回到了兰州老家,并主动交代了这几年发生的事情。

田家人听完后,选择原谅。

田老二随后找到和薛丽萍关系较好的田老弟,希望借助老弟的力量,帮助一家人团聚。

田老弟决定帮助田老二,就和他一起踏上了开往南京的火车。

去之前,田老弟还给二嫂打电话说,自己要过去了。

谁知薛丽萍听到后,极力反对,田老二还因为此事在电话里和薛丽萍大吵了一架。

不仅如此,还威胁薛丽萍说,如果不给钱就把两人的事告知天下,谁也别想好过。

挂了电话后,薛丽萍以泪洗面。

女儿忍气吞声,可军人出身的父亲薛敬恭却不忍女儿受这么大的委屈,决定杀了田老二,以绝后患。

图25

残忍杀害丈夫

说干就干,2月24日下午14点左右,薛敬恭来到麦德龙超市,提前购买了斧子、菜刀和大量的垃圾袋。

并交代凯子找几个社会人,将田老二绑到自己的别墅,自己要给他点教训。

2月26日晚上6点左右,薛丽萍给田老二打电话,让他回家商量事情,没想到狡猾的田老二带着田老弟一起来了。

薛丽萍只好装作和田老二吵架,田老弟不好插嘴,先行离开,回到宾馆。

期间,他还接到了二哥发来的短信,让他不必等他,他要到河南避避风头。田小弟信以为真,第二天就回到了兰州。

让田老弟不知道的是,自己的二哥此时已经被捆绑到了薛敬恭的别墅中。

薛敬恭亲手杀了田明成,并将其肢解后,抛尸在人迹罕至的将军山上,他将所有罪责都拦在自己身上。

图26

在他看来,自己已经70岁,就算死了也值了。但女儿大好青春,应该追求自己的美好生活。

尸体发现三天后,薛敬恭被抓捕归案,他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随后,也在别墅和抛尸的车辆上,发现大量田明成的血迹。

与此同时,出现在上海机场,准备逃亡海外的薛丽萍也被抓获。

案件后续

至此,案件成功告破,薛敬恭被判处死缓,薛丽萍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而凯子及4名涉案人员,均获刑。

至于那间分尸的别墅,也于2014年6月11日正式拍卖。

建筑面积422.77平米,起拍价却只要435万,低于市场价800多万,也就是说单价每平米仅1万出头,相当于打了三折啊。

拍卖时,还贴出了瑕疵提醒,大概意思就是这里发生过谋杀案件,具有重大瑕疵,不易变现。

图27

在距离拍卖还有将近10天的时间,居然有18180人次围观,541人设置提醒。

最终,经历了三次流拍,以786万元成交。

大家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搜一下电视剧《原生之罪》,第二集就是根据这个真实案件改编的。

写在最后

纵观整个事件,为了500万保险金,男主人被杀,女主人判刑15年,老丈人死缓。

而他们看起来又不是很缺这笔钱,单单一栋别墅都不止500万。

不过话说回来,假如薛丽萍和田老二恩爱如初,没有与凯子旧情复燃,是不是就免遭于难?

假如田老二能够在分到钱后悬崖勒马,不那么贪婪,是不是也能相安无事?

假如两人最开始都没有迈出这一步,是不是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惨案?

图28

而现在,全家人死的死,坐牢的坐牢,最后只剩下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无人照顾,真是可悲啊。

至于是否为了钱故意杀害兄弟性命,以及内裤的暗袋中为什么会出现火车票等等疑点,这中间有着无数可能性。

因为缺少信息,我就不做展开分析。

可能田老二当时是有什么考虑,才做出这样的举动,也间接的让这起曲折离奇的案中案可以迅速告破。

不然这还真有可能成为一起悬案。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银河链

狗狗币10年后,深圳能全面超越香港吗?

1前两天,我问了一个问题: 深圳能比上香港? 没想到很多朋友留言,非常有意思的是,看好与不看好的朋友,几乎是一半一半的。有看好的: 最近四十年,最成功的是深圳,没有之一.

[0:32ms0-1:15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