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币者极度深寒:不止凉了,还冻上了

来源:创事记

06:02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邢思远

  来源:字母榜

  炒币的巨大风险,正从币圈向外蔓延,加速侵蚀炒币客的金融信用,甚至危及正常生活。

  今年以来,国内虚拟货币监管愈发严厉,币价频繁暴跌,炒币客深陷亏损无力自拔。除了账面财富灰飞烟灭外,有人银行卡存款遭到冻结,也有人被限制使用微信支付。

  5月21日早上,炒币者陈勇发现自己两张银行卡被冻结,其中一张是工资卡。他的大部分资金都存在这张卡里,如果长时间取不出来,连日常生活都成问题。

  陈勇多次寻求解冻,却始终没能成功,在狗狗币大跌当天,他甚至都有了去衡山拜佛烧香的念头。

  另一位炒币者晓敏5月20日在一家名叫“芝麻开门”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卖出狗狗币,套现人民币5万元,随后连本带利又在另一家交易所火币网买入狗狗币。

  不料,第二天她发现银行卡刷不了了。银行客服告知晓敏,其银行卡遭到司法冻结,原因是“流水异常”。

  晓敏完全没想到,冻结银行卡这种事会落到自己这个打工人头上。被冻结的钱有几万块,如果长时间无法解冻,她将不得不过一段省吃俭用的日子。此外,根据相关规定,银行存款在冻结期间有可能不再产生利息,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声音 | 银保监会陈伟钢:银保监会严禁银行为炒币提供支付渠道:中国银监会党校副校长、银保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正局级监事陈伟钢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区块链能解决理财、信托、基金收益不透明的问题,在落地过程中,银保监会在资金投向、现金管理、现金支付渠道等严格监管银行、保险机构。同时,DCEP落地后货币流通与银行联系紧密度降低,而商业银行间竞争或更激烈。(新京报)[2020/1/8]

  为了弄清楚原因,晓敏仔细盘点以往的交易。她发现,在一次交易中,虚拟币买家的累计流水过大,有可能触发了银行风控机制,最终波及作为卖家的自己。

  晓敏随后将上述卖家列入芝麻开门的“法币交易黑名单”。但这个黑名单的效力仅限于交易所内部,除了阻止双方未来进行交易外,并不会对后者产生更多影响。

  除了银行存款被冻结,还有炒币客被禁止使用微信收款功能。

  今年4月,王猛在火币网花费5000元购入一种名叫USDT的虚拟币。使用微信支付转账的时候,微信提示“对方涉嫌请谨慎操作”,但王猛急于买币,无视警告继续交易。

  一个月后,王猛发现微信收款功能被冻结,理由是“疑似涉嫌欺诈交易”,今年8月才能恢复。王猛向微信官方提交了四五次申请,目前仍未能解封。

动态 | 经济日报:莫让区块链技术成为“炒股炒币”的噱头:10月31日,经济日报发表文章《莫让区块链技术成为“炒股炒币”的噱头》。文章指出,要让区块链技术行稳致远更需要冷静客观地看待这项技术,沉下心来发展研究这项技术。需要指出地是,是技术就会有缺陷,是软件就会有漏洞。发展区块链技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是它的安全性如何保障?为了让区块链技术更加可信,“智能合约”做出“不得修改”的规则,这是一把双刃剑,这造成了区块链一旦出现错误就不能“打补丁”修复。[2019/10/31]

  字母榜注意到,至少从2019年起,国内币圈就开始出现因炒币导致银行账户被冻结的案例。根据当前政策,加密货币交易并不违法;但在网络、电信、勒索病软件、“杀猪盘”等黑色产业链中,它经常被用于,与之关联的银行账户存在高频、大额的异常资金流动,极易触发冻结、禁止交易等监管动作。

  近期,比特币、狗狗币等主要币种暴涨暴跌,庄家韭菜昼夜鏖战,财富“神话”仿佛时刻上演。由此带来的一系列乱象,引发国内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和密集打击,炒币客遭遇银行或司法冻结的情况大幅增加。

  在监管严打下,像陈勇、晓敏、王猛这样银行账户被冻结的炒币者为数不少。但与爆仓的炒币者相比,他们的钱虽然取不出来,至少尚未损失,而前者大都血本无归。

  自称“币圈老韭菜”的郑琦,5月28日当晚突然收到各种爆仓短信,花费20万元买入的比特币缩水至2万元,几乎全部打了水漂。

韩国千禧一代陷入比特币旋涡:年轻人不想工作只想炒币:据外媒The Verge报道称,韩国千禧一代陷入了比特币旋涡中,年轻人不想工作、寄望于炒币一夜暴富,或称为韩国经济的隐患和泡沫。人口约5200万的韩国,比特币交易量占据了以太坊的17%,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而其中,80%是20-30岁的年轻人。韩国心理学家的调查结果显示,这种情况导致了韩国年轻人精神高度紧张,甚至提升了离婚率。“一旦我休息了,我就赔钱了。”这是韩国炒币年轻人的普遍心理。[2018/4/4]

  “比特币还在38500美元时我止损了。结果28日上午看到一个炒币群说18亿期权到期会涨,我一时‘鬼附身’买了做多合约,结果当天币一直在阴跌,当晚爆仓只剩2万,现在肠子都悔青了。”郑琦说。

  几周前,郑琦还沉迷炒币无心工作,甚至幻想暴富不上班,现在再也不抱希望了,“爆仓的时候非常绝望,人真的不能太贪”。

  刚开始炒币时尝到甜头,于是投入资金越来越多,但好运气无法一直相伴,各种黑天鹅事件导致币价起落,赔得越来越多,但又不舍得清仓,难以抽身——这几乎是炒币者的共同命运。

  A

  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以及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公告,要求有关机构不得开展任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包括为虚拟货币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服务,将虚拟货币作为信托、基金等投资的投资标的等。

薛蛮子:靠炒币赚百倍的事情不可持续:2月21日消息,今日,薛蛮子在区块链第一社群“三点钟无眠区块链”里发表观点称:区块链是超越互联网的开创性技术,其未来发展趋势可期。尚处萌芽期的区块链技术实现健康发展离不开各国监管者的支持及有经验的投资机构和专业开发团队的共同努力。历史上的工业革命与互联网信息化发展都没有通过代币发行来实现,区块链技术的普及与最终应用也不是只凭发行代币就能一步到位的。将代币运用其中是要激励开发团队并进一步推动应用落地。但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有很多人打区块链的幌子,发行没有应用场景和盈利潜力的空气币,甚至还有人利用手段害人。我们需清楚盲目参与代币发行和炒币等活动不仅是高风险行为,还可能违反当地法律。靠炒币赚百倍的事情是不可持续的。[2018/2/21]

  利空出台,虚拟货币全线崩盘。字母榜作者“卧底”的一个炒币群,成立不到一个月,群名称就从“狗狗币玩家交流群”变成了“韭菜园分享群”。

  不少群友表示,之前略有浮盈,5月19日之后形势急转直下。安贞此前赚了1万,如今把本金都赔了进去。他把现在的狗狗币形容为“大盘跌它猛跌,大盘涨它不涨”。

  5月25日晚,有人在群里统计盈亏情况。30多个炒币客中,只有两个人分别赚了5000与300元,其他人全部浮亏,金额从几千到几十万元不等。

  作为群主,赵晓也很担忧,“活在提心吊胆之中,每天一睁眼就是看各种币圈消息,万一哪天监管打击到群,只要一点风吹草动,这个群就离解散不远了。”

  第三方平台的交易数据显示,5月19日当晚,全网虚拟货币爆仓金额超过400亿元;而大盘跌势并未止步于此,随后几天继续引发爆仓。5月24~25日15时,超过14万人虚拟货币杠杆交易爆仓,金额超46亿元。

韩国有1/3上班族投资数字货币 把炒币认为是最快的赚钱捷径:韩国就业网站Saramin周三公布报告指出,在941名受访者中有295人投资数字货币,比率高达 31.3%,平均每人投资金额为566万韩元(约5300 美元)。另外,有超过半数(54.2%)受访者反映把数字货币视为快速赚钱的捷径,另外,有47.8%表示把虚拟货币当成小额投资的工具。[2017/12/27]

  但仍然有人不舍得退出游戏。他们寄希望于新的虚拟币,企图寻找翻身机会。

  币圈的C位一变再变,最初的比特币、莱特币,以及后来的狗狗币、柴犬币等各种动物园币,已经不再是炒币者的主要谈论对象。新的陌生面孔如MAT、HTMOON、ONECC等成为新宠。炒币群里有人说,“如果狗狗币再不涨,我就全抛去买HTM了”。

  币圈萎靡不振,股票基金却迎来一波上涨。

  5月26日,A股突破3600点。有炒币者在群里笑称,“在股市赚的钱,全在虚拟货币上赔光了,大不了再回股市拼一把”。

  B

  如今,陆陆续续有人退出炒币群,玩合约被爆仓的夏普就是其中之一。他对字母榜说,已把所有炒币软件卸载,再也不会玩合约了,“差点没把老婆本都赔进去”。

  但也有人选择留守,甚至在提示风险后仍然不愿撤退。

  5月23日,安贞在火币网上购入MAT虚拟币后,一天之内就收到3条当地局的反短信,提醒其关注反诈视频号、安装反诈APP,谨慎操作。

  这种情况并不罕见。另一位炒币者小荣也在交易当天接到当地派出所的电话,称系统监控到了高风险,问她最近有没有被钱。

  但安贞并没有就此退出币圈。他告诉字母榜,炒币的原因之一是因为虚拟货币交易相比股市、房产更接近自由市场,散户与机构之间没有繁复的交易模式和操作手续,对新手更友好。

  然而,随着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出台,炒币的便利性正在加速萎缩,流动性遭到严格限制,所谓“自由市场”正成为不切实际的幻梦。

  “518公告”出台三天后,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明确提出,“下一步应采取针对性措施,开展虚拟货币挖矿和交易行为集中整治活动。”随后,多个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和服务平台宣布撤出中国或暂停交易。

  5月23日,火币网宣布为配合最新监管政策,暂停为境内的用户提供矿机及衍生服务;对已购买BTC矿机产品的用户暂停提供矿机托管服务,机器当天停电下架。

  另一家交易所Bybit宣布,6月15日起关停所有中国手机号注册账户,并限制所有中国手机号注册账户的登录。在此之前,Bybit已于2020年9月限制所有中国IP用户的登录。

  其他规模较小的交易平台中,火星云矿5月26日屏蔽IP访问;算力蜂宣布暂停比特币、以太币相关产品的销售。

  交易所变动之下,炒币者不停切换主阵地。

  王猛正在把虚拟货币资产逐步转移到某平台。在他看来,这家平台上有信用高的蓝盾买家,交易不容易被封号,“毕竟火币、OKEX最近出事的太多了”。

  “总之需要更加谨慎。”陈勇对字母榜说。他从前年开始炒币,跟往年比,他与朋友都感觉,今年币圈魔幻涨跌事件最多,监管力度也最强。

  “我们这些小散户们,目前卖掉就是膝斩,腰斩都是轻的。但无论如何,也不会上头做违法的事。”他说。

  在讨论政策监管时,散户们极度焦虑。有人开始宣称在火币上交易并不安全,还有人将银行卡冻结、被陌生境外电话骚扰、接到派出所电话的原因归结为平台问题。

  同时,他们尝试各种方法来规避风险。例如,减小投入金额,多次小额交易,以免被监管盯上;或是先确认卖家流水记录再交易。共识之一是,“那种全是大单交易的,很有可能涉及”。

  C

  下游的炒币客财富缩水,上游的虚拟货币“挖矿”同样步入寒冬。

  5月18日,深圳华强北赛格大厦发生楼体摇晃。由于大楼里聚集了大量矿机商家,外界调侃称大量矿机同时运转引发共振,导致楼梯晃动。虽然只是笑谈,但挖矿行业的高能耗和安全风险再度成为舆论焦点。

  “挖掘”虚拟货币需要使用大量专用矿机,全天候进行高强度运算。这一过程需要耗费大量电力,除了增大电网负荷外,与碳中和的国家战略目标也背道而驰。同时,矿场产出的虚拟货币既不会给所在地区带来税收,也无法成规模创造工作机会,只有汲取却没有回报。

  针对挖矿的监管政策很快落地,最先出手的是内蒙古、四川等内陆省份。由于电价较低,这些地区成为币圈玩家开设“矿场”的首选。

  5月25日,内蒙古发改委出台政策,严打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对工业园区、数据中心、自备电厂等为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提供场地、电力支持的,核减能耗预算指标。

  两天后,国家能源局四川监管办公室发布通知称,为充分了解四川虚拟货币挖矿相关情况,决定在6月2日组织召开研座谈会。

  “老矿工”郑九曾经靠挖矿赚到钱。他告诉字母榜,在国家严管形势下,今年中国加密货币行业将有很大概率全部出走海外,或转入地下。

  矿场出海并不是新鲜事。2017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虚拟代币市场短暂跳水后随即进入地下状态,国内矿场向海外转移。

  如今,在空前严厉的监管形势下,国内矿场加速走向海外。除了政策因素外,一些自然资源较为丰富的国家的发电成本较低,电价相对低廉,成为这场迁徙的主要目的地。

  有海外矿场的运营者称,近期海外矿场已严重供不应求:俄罗斯矿场全部爆满;哈萨克斯坦的矿场之前无人问津,但最近一周电话几乎被打爆,部分地区电价上涨40%。

  但郑九认为,“即使转移到海外,电费、运维等成本摆在那,也未必是长久之计,风险还是有增无减”。

  在全球各国强化监管的大趋势下,虚拟货币的暴富神话已经破灭。炒币者纷纷割肉离场,留守的人也仅仅指望少亏一点。平台和矿场被逼出海,前途未卜。在中本聪发明比特币、点燃虚拟货币的野火13年后,这场始于技术革新、终于击鼓传花的漫长演出正在徐徐关闭大幕。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银河链

[0:4ms0-1:896ms